普信资产爆雷规模或200亿:涉自融 两块基金销售牌照有违监管新规

原标题:记者调查 | 普信资产爆雷规模或达200亿,涉自融,两块基金销售牌照有违监管新规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作为一家知名的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普信资产在2020年已经爆雷,波及客户超过4万人。因普信资产和其董事长管环宇分别控制了一张独立的基金销售牌照,此举已有违证监会发布的《公募基金销售新规》

普信资产是一家低调但庞大的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短短几年内的扩展,让员工规模一度接近龙头老大恒天财富,但在2020年初却彻底爆雷了。多位投资人和普信资产员工透露,公司存续规模至少130亿元,甚至可能达200亿,波及客户超过4万人。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普信资产和其董事长管环宇分别控制了一张基金销售牌照,此举有违《公募基金销售新规》。其与多家存在关联关系的私募壳公司共同募资,有的基金投向了如天宝食品这样的退市公司。此外,普信还通过地方金交所发行产品募资,部分产品存在自融嫌疑。

爆雷规模或达两百亿,涉客户超4万

员工规模一度接近恒天财富

2018年以来,信托、理财爆雷不断,平台甚至头部平台整体爆雷从不可想象到愈加频繁。继安信、钜派、四川信托等爆雷后,《红周刊》记者近期获悉,知名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普信资产在2020年初就已爆雷,震动业界。

目前为止,普信官方并未披露其管理规模。不过此前业内传言,爆雷规模在百亿元以上。普信员工李先生向《红周刊》记者透露,据其了解,普信的存量管理规模至少有130亿元,“最近我们才了解到,普信还动用了一些此前我们不知道的壳公司来募资。比如30万元以上的产品基本都是通过金交所发行,但还有大量所谓的‘小保理’产品没有通过金交所发行,这些产品的底层真实性、产品真实性都存疑。因此总的管理规模可能达200亿!”

长期关注普信的职业投资人邢女士也向《红周刊》记者透露,“普信2019年时,月度募资就能超过30亿,加上过去两年的高息成本,存续总规模200亿元可能都不止”。

对于普信的爆雷,《红周刊》记者采访了多位普信客户、员工、业内人士,听到了多种说法:(1)普信方面解释称,2019年底时部分国资背景的股东撤资,引发流动性紧张;(2)2020年疫情冲击,导致业务无法正常开展;(3)普信募资的底层资产不少是大宗商品,2020年初物流中断、资产无法盘活。

对于上述说法,邢女士直言,“直接原因就是募资无法再持续了”。

在采访中,多位受访对象表示,普信在经营中采取了高举高打的发展策略,规模扩张迅猛。李先生是2018年加入普信的,他透露:“普信员工最多时,应该是在2019年中期,接近5000人,其后有小幅裁员。”

记者了解到,虽然这5000员工人数比理财行业的“老大”恒天财富略小一点,但在管理规模上,相比恒天却要小得多,之所以如此,与普信较低的投资门槛有关。

“普信通过金交所发行的产品,购买门槛最低时只有5万元。”李先生介绍,如此一来,即便是在经济贫弱、证券和理财市场狭窄的山西地区,普信2018年进入后,一年多的时间内,客户规模已超过万人。降低投资门槛还有另一层意义,即保证了规模的持续扩张,延缓了爆雷时间。

可尽管降低了进入门槛,爆雷还是发生了。几位受访对象表示,2019年时,普信开始了频繁的股权和人事变更,这让少数嗅觉敏锐的投资人心生警惕,2020年2月后、普信出现了大面积兑付困难。“普信爆雷3分天灾,7分人祸。”一方面,疫情突发,冲击了产品的管理退出和后续募资。

有受访员工直言,如果仅仅如此,则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在2020年6月前,我们感觉管理层确实是倾向于避免爆雷,用自有资金和从其他板块抽取的资金兑付了一部分,但6月后就彻底躺倒了。据我们内部了解,普信波及到的客户超过4万人。”

国资背景成虚妄,上市终究“梦一场”

成立当初,普信迷惑了不少投资人,譬如其名简称与国际知名的资管巨头普信集团(T.Rowe Price)同名,后者管理着超过万亿美元的资产,且一直强烈看好中国资本市场;普信在公关品宣上投入了大量资金,赞助了不少高端论坛,获奖记录覆盖了《经济观察报》、《21世纪经济报道》等知名财经媒体。譬如2018年底,由中欧商学院举办的一个论坛上,组委会授予普信“最佳财富管理机构”奖;2019年初,普信举办7周年年会,原证监会巡视办主任赵某等人士出席活动并演讲;2019年9月,普信举行《2019资产配置白皮书》发布会,由央视某知名主持人主持活动;普信还挖来了诺亚的首席研究官金海年……凡此种种,诸多监管层人士、知名媒体、金融机构的捧场,提高了普信的知名度和声誉,而这也被其用来开展业务、招徕客户。

普信的董事长是管环宇(有时也写作“管寰宇”),其曾在2019年8月召开的全球吉商大会上,出任吉商联合会常务副主席兼金融委员会主席。吉林省政府高层也出席了此次会议。正是类似的正面曝光。

图1 管环宇早年接受媒体采访。诡异的是在公开报道中,管有“寰宇”和“环宇”两套名字

普信的股东背景也看似显赫,通稿中多次炫耀有着强大的国资背景:股东包括“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旗下浙江中邮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华夏燕兴有限公司等机构”。然而对此说法,2020年6月,中国邮政官网发布了《严正声明》,称“我公司发现有人冒用我公司信息注册成立‘浙江中邮控股有限公司’,该冒用行为极大损害我公司声誉”,浙江中邮控股与中国邮政无任何关系。

图2 中国邮政辟谣

同网信、恒天等类似,普信还曾试图拿下上市公司平台。有知情人士告知《红周刊》记者,普信在2020年前曾计划赴港上市,借壳平台为企展控股(1808.HK),“公司内部还说已经锚定了海通国际等机构”。但不久后爆雷,上市也不了了之。Wind显示,企展控股目前股价仅0.16港元,是名副其实的仙股。值得注意的是,企展控股的母公司为仁天科技控股(00885.HK),后者在2020年2月公告称,拟收购一家在中国内地经营投资管理和金融科技业务的公司。

“普信仅仅完成了A轮融资,一般来说还不到上市的时候。”邢女士直言其上市一说不可信,“释放上市的消息,大概率是为能继续融资服务”。

持有两张基金销售牌照

有违《公募基金销售新规》

普信是具备公私募基金销售资质的,其多个通稿中均提及,公司控股北京微动利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据此,普信也成为为数不多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但在普信爆雷后,微动利基金销售公司与普信切割关系,其官网在2020年10月底公告称,“我司于2020年10月22日起,与普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无关联关系,我司作为独立法人主体,不允许任何公司任何人以我司名义做任何形式的宣传、展业”。

对此说法,普信的员工和投资人并不认同,“微动利就是普信旗下的资产,只不过在2020年出事后变更股权,划转到普信体系外。”天眼查APP也显示,微动利现在的股东为北京邦孚力德商务服务有限公司,而后者的股东在2020年10月前为普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只不过其经过两次股权变更后,股东变成了恒亿(北京)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而恒亿咨询的股东则为两位看似与普信无关的自然人。

对于上述股权变更,李先生分析称,这很可能和监管要求有关,“微动利需要接受证监会的监管,为避免被普信所拖累,才做了股权变更。”据公开的司法文件,武汉中院在2020年冻结了北京邦孚力德持有的微动利股权。

管环宇控制的另一张独立基金销售牌照是深圳前海汇联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深圳前海汇联基金销售有限公司的股东为上海基努实业有限公司,其股权穿透后最终受益人指向管环宇,而管环宇就是普信董事长(但蹊跷的是,1月12日,基努实业的股东发生变更、从而摆脱了与普信的联系)。值得注意的是,有普信员工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在爆雷前,普信对内对外的宣传一般只提及微动利,至于前海汇联则似乎被排除在普信的资产版图外。员工们也是在爆雷后才获悉,董事长居然还控制着另一张基金销售牌照。

几位受访对象估计,两张基金销售牌照的价值可能达到3亿元。但股权结构在变更后,会对投资人追索本金产生障碍。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可用于基金的公开销售且数量稀少,基金销售牌照成了不少机构组建金控集团的关键一环,目前来看,由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持有的基金销售牌照不足40张。在以往的爆雷主体中,一般都会利用基金销售牌照来扩张规模,如网信、钜派、民创、锦安、金诚等,基金销售牌照的被滥用,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

2020年10月,证监会发布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开始实施,《办法》从股东资质、资本实力等方面对基金销售市场做出了更严格的监管。特别是“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股东以及股东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参股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其中控制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这一规定对普信及高管控制两张牌照的现状提出了挑战。

操纵多家壳私募募资

与九鼎系存在合作

那么,普信募集的巨额资金又流向了哪里?多位受访者表示,普信的募资投向有类固收、融资租赁、私募股权、商业保理等。其中,商业保理类型的产品起售门槛5万~100万元不等,具体投资于粮食贸易、钢材、煤炭等资产。有的融资方还是上市公司。

投资人马先生提供的材料显示,“惠金3号3型”私募基金的管理人为北京今耀资本,业绩基准高达10.2%,融资方为退市股天宝退(天宝食品),上市公司实控人黄作庆夫妇承担连带担保。募资用于受让天宝食品销售给大连春神农业技术开发公司的3亿元应收账款。但天宝食品2019年后爆出了违规担保、信披违规等重大问题。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今耀资本在2017年11月注册的“惠金3号3型”至今仍在运作中,显示未能兑付。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惠金3号3型”基金,其募投管退各个环节均能感受到普信的存在。基金业协会显示,管理人今耀资本的合规负责人钟晓蕾在2018年前就职于征和开元控股集团,而征和开元控股的董事长同时也是普信实控人管环宇。天眼查APP还显示,今耀资本的股东之一是付秀东,付秀东还投资了另一只基金深圳普盛隆升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后者的GP也是普信。普信爆雷后,普盛隆升(有限合伙)已于2020年8月注销。受访者认为,正是通过类似的方式,普信操纵多家壳公司募集资金,加大了摸清资金流向以及追偿的难度。

在私募股权类产品中,《红周刊》记者发现,普信和九鼎可能存在密切的合作。九鼎鹊起于创业板初期,有着“PE工厂”之称,擅长pre-IPO模式。记者了解到,和普信关系密切的今耀资本与达孜九信资产共同发起了嘉兴璞信三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达孜九信资产为GP,其股权穿透后就是九鼎集团(430719)。嘉兴璞信三期(有限合伙)旗下有多只有限合伙制基金,基本发起于2017年。但2017年后九鼎遭遇强监管、地位一落千丈,以至于其2018年几乎颗粒无收,不少拟IPO公司对九鼎系避之不及。

有投资人透露,“私募股权类存续期较长,应该是四五年后到期,不少基金存在超募”。

部分产品涉嫌自融

有金交所辟谣“属无效挂牌备案”

值得注意的是,普信还通过地方金交所发行了大量的定融或保理类产品。《资管新规》(征求意见)2018年出台后,证监会体系下的资管产品遭遇严监管,特别是以往备受青睐的股权类私募、其他类私募,而金交所隶属于地方金融部门,不在“一行三会”的管辖范围内,一度成了不少民营金融机构“钻空子”的通道,譬如爆雷规模超700亿的先锋系就通过银川产权交易中心等金交所募集了数百亿资金。

就普信来说,有员工透露,普信和7、8个地方金交所存在合作关系,如侨金所、天金所、安徽金融资产交易所、菏泽国泰产权交易中心等。其中有不少金交所存在“黑历史”,譬如侨金所曾牵扯到头部P2P平台唐小僧的爆雷,天金所则因违规异地展业、在2020年12月被广西金管局所处罚。

诡异的是,在普信爆雷后,有金交所辟谣称,普信并未在其平台发行备案产品。譬如,菏泽国泰产权交易中心在2020年12月17日的《法治日报》登报称:北京泽鹿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与普信存在人事等方面的交集)等5家机构申请备案的嘉运惠泽债权计划6/7/8/9/10/11等近30只产品,“均属无效挂牌备案”,即产品真实性存疑。

同普信有关的私募基金类似,在上述金交所发行的产品不排除有“自融”嫌疑。譬如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以“中恒信达智信系列资产收益权”产品为例,发行人为中恒信达商业保理(天津)有限公司(现更名“中恒信达信息咨询(吉林)有限公司”),其中普信的定位是“综合服务商”,备案于侨金所,募资用于补充中恒信达的流动资金。

图3 中恒信达智信产品

来源:侨金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